石林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石林风物

寻踪觅迹邂逅醉美古桥
来源: 石林县民族图书馆   作者: 本站编辑   发布日期: 2018-09-21   浏览次数: 464 次

寻踪觅迹邂逅醉美古桥

2018年3月12日下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石林县文物管理所联合对大叠水风景区仙人洞开展野外考古调勘工作期间,在与板桥街道办事处大叠水村护林员的谈话中得知,在仙人洞西南面方向的山谷中至今保存着一座古桥,我们决定当即动身前往调查。

顺着护林员的手势指向,我们沿着羊肠小道翻山越岭,从海拔1560米的半山腰向西南方向辗转来到1公里外陷塘村西侧海拔1470米的巴江河谷,寻着潺潺流淌的江水和远处传来的家犬叫唤声,映入眼帘的是断崖下一座造型独特、在林间若隐若现的大型四孔石拱桥,它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身姿静卧在巴江之上,似人造,似天造,与江水,与山石,与大地紧密相融为一体,无论你从何种角度去观察和欣赏,它都如此素雅、如此奇美,犹如天庭遗落的珍宝,让世间所有的喧嚣在此刻悄然隐退。自由穿行于桥体两侧金刚墙中的古树在静静等待着春风细雨的唤醒,布满河道的江石和长满苔藓的桥面石块,也以各自的方式为我们诉说着这座石桥曾经的光鲜历史与沧海桑田。凭着多年来对文物的一点认识,我们判定,如此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诗情画意的天地杰作,定将在石林古建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4月6日上午,石林县委宣传部与县文物管理所带着云南省作家协会青年作家、《文化昆明·石林篇》主笔闻冰轮女士及省摄影家协会部分摄影家一行再次来到这座四孔石拱桥所在地进行创作采风,大家无不为它的奇美而惊叹,并从人文和艺术的角度进行了深入交流。

矢志不移,穷源溯流。拱桥是一种既古老又年轻的桥体形式,石拱桥是中国传统桥梁的四大基本形式之一,石拱桥这一体系多种多样,在中国桥梁发展史上一经出现,便快速发展。在1880年近代铁路公路桥梁工程技术传入中国以后,它仍然保持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显示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古代桥梁建造技术的辉煌成就。

桥梁是一定历史背景下的产物,是随着人类社会进化和发展需求不断演化的。它的功能,是为了解决跨水或跨谷的交通问题,以提高社会沟通和经济流通水平。它的发展,是以生产力发展为依据的。在国际学术界,部分专家根据欧洲一些史前人类群聚活动遗址、圆形祭室等考古资料,认为在公元前25世纪前后,运用于拱桥建造的拱券结构技术最早开始由叠涩技术逐步演化形成。而中华文明采用叠涩技术的时间相对较晚,汉代才在砖墓中出现实物。关于中国石拱桥的起源历史,在中国桥梁专家茅以升《中国古桥技术史》、《中国石拱桥》等专著中有相关论述。在现有殷商以前的文献和甲骨文,以及之后的钟鼎文字的记载中,暂且没有找到关于的明确证据,但根据考古成果表明,我国的拱桥与墓拱结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们不论是拱形结构,还是拱劵的砌筑方法,都可以从众多两汉时期的古墓葬中找到相关佐证。周以前及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形制,均为土坑竖穴,西汉初期大量出现砖砌墓,并出现了拱砖墓。自东汉(公元25——220年)起,筒劵、穹顶技术都有较大进展,形技术进入成熟阶段,于是出现了拱桥。我国现存最早的石拱桥是始建于隋代·开皇末、大业初年(公元605年左右)的河北赵县赵州桥,其桥体全长50.82米,孔洞跨径37.02米,由著名匠师李春设计建造。据古代中国地理名著北魏《水经注》、茅以升《桥梁史活》记载,河南洛阳旅人桥是现有文献记载中我国最早的单孔石拱桥,始建于西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后因坍塌而消毁。到元、明、清三代,随着驿路和漕运的发展,拱桥技术逐步走向成熟,广布祖国大江南北,石拱造桥技术进入全面兴盛时期。

好奇尚异,探奇访胜。5月8日下午,趁着板桥白石岭旧石器遗址考古调勘工作间隙,我们带着测量工具又一次来到这座四孔石拱桥所在地,通过实地观察和仔细测量,现存桥体自东向西全长73.4米,桥面平均宽约4.1米,四个桥孔现状尺寸自东向西依次为孔1高5.6米、宽4.25米,孔2高11.06米、宽7.04米,孔3高8.14米、宽5.95米,孔4高8.05米、宽7.02米。其中,第2个桥孔因长期受河水冲刷剥蚀作用,在原有地平线上向自然石基岩内部向下延伸了近3米,而第3个桥孔也向下延伸近1.1米,致使从侧面观看,第2、3、4个桥孔的顶部桥面看似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但桥面到水面高度相互间的实际数据相差甚大。桥墩的迎水面和背水面均设有两座三角形金刚墙,各向南、北两侧外延2.4米,包含金刚墙在内的整桥总宽9.2米。桥面两侧桥栏各高0.36米。第2个桥孔和第4个桥孔顶部两侧桥面入口设有踏步石。第3个桥孔北侧和南侧半圆形拱劵正中镶嵌有代表传统吉祥寓意的鱼头、鱼尾精美石雕构件。第2、3、4个桥孔的间隔较近,相对紧凑统一,桥面高度、孔洞样式和尺度大体相近,形成了该桥的主体部分。而第1个孔洞与其它三孔虽然相连,间隔跨度稍大,其功能为主桥泄洪辅助桥。两者各自独立,又互为一体,主从关系清晰。该桥的拱券形状鉴于半圆拱和蛋形拱之间,桥体建造主材为产自附近山中的深青色石灰岩,石料之间全部采用糯米和熟石灰混合的传统糯米灰浆粘接工艺,这种工艺最早起源于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古代建筑技术的重要发明之一,其物理特性稳定、机械强度大、粘合效果优良、结实抗风化,在缺粮严重的古代社会,糯米灰浆建造技术成本及高,一般只在大型砖石建筑中使用。目前,除少量石构件出现掉落和风化酥碱情况外,该桥总体结构稳定,保存状况较好。

为进一步深入调查该桥的文物价值,8月29日上午,石林县文物管理所特邀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文物考古专家刘旭、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古建筑专家李炳南等一行再次对该桥进行了实地调查。随着脚步的靠近,静卧在山谷中的四孔石拱桥,它那奇特的造型和宏大的体量,在滚滚巴江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大气磅礴。经专家们认真勘察,认为该桥因地制宜,设计巧妙,造型奇特,体量甚大,古朴幽美,价值突出,确为省内罕见的一座四孔石拱桥。

求知若渴,盘根究底,探秘古桥。为了进一步追朔该桥的始建历史,通过查阅一些志书文献和走访附近村民,我们对该桥的历史有了初步了解。历史上,该桥为连接宜良、路南(今石林)和弥勒等地的滇桂驿道跨江桥梁,由地方州吏、各方商贾等合力建造。在2000年前后,在刻立于该桥旁边的建桥碑记碑文中曾提到清末云南巨商弥勒王炽沿古驿道途径此地时捐资修桥的内容记载,在民国《路南县志》路南重修文笔序中也载有王炽为文笔塔重修之事捐银五十两的善举。东汉劝善经典《太上感应篇》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积德累功,慈心于物;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王公一生以利聚财,以义用财,乐善好施,极大的促进了清末云南地区实业与教育的发展。清廷据其义举累功,诰封三代一品封典,建坊旌表,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唯一的一品红顶商人。

据明《永乐大典》、清嘉庆《宋会要辑稿》、《新篡云南通志》等文献记载,滇桂通道(又称滇桂驿道)始建于汉唐时期,宋、元、明、清多次扩建,是南宋和大理国时期的重要交通枢纽,曾为自杞国的战马贸易提供了重要交通保障,也造就了广西横山寨马市的繁华景象。也是元代以来运输食盐、药材、茶叶、棉织、瓷器、矿产等大宗物资商品的重要通道之一。据明天启《滇志·旅途志》等记载,该桥所在地古驿道,为滇桂通道粤西右江路的一段,其从昆明出发,途径宜良、路南(今石林)、弥勒、竹园、广南、富宁至滇粤津关剥隘镇,后经右江、百色抵达广西南宁。元、明、清三代,局部路段有过短期改道,增设了一些辅道,但主道线路基本不变。清代基本沿袭明代线路,路南州(今石林县)路段的主道由宜良州城经土官哨、百山屯(今北山村)、路南州城、板桥、小色朵(今小色多)、林马硐(今麟马洞)等地进入弥勒州。该桥所在地驿道为分支辅道,由宜良狗街进入石林叠水、板桥后与途径路南州城的主道汇合。自汉唐至清末的两千多年里,滇桂通道一直是古代中央政府与西南地方政权政治沟通和商贸流通的重要纽带,对研究中国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民族融合等具有重要价值。

石林地区自古盛产铜、铁等矿产,据明弘治《明会典》、清道光《滇云历年传》、道光《滇南矿图略》、《路南彝族自治县志》、《云南冶金史》等文献记载,云南矿产资源丰富,开采历史悠久,特别是元、明、清三朝对云南冶金业异常重视,先后设立了诸路洞冶总管、淘金总管府、铜局、人匠提举司等专门管理机构,采取庶民采矿官取其课的办法,从云南获取了大量矿产。元代以来,石林板桥周围均为屯军驻地,矿场较多,屯军实行垦荒种地囤军粮、开矿冶金筹军饷政策。自明正统、嘉靖至清康熙、乾隆、嘉庆、光绪的数百年间,石林地区先后开办过40余处铜矿开采场,采矿冶炼业极盛一时,成为古代滇铜的重要产区。至今在这座古桥北侧至阿怒山村后的深山和板桥东南地区,依然能够找到一些铜矿开采及冶炼遗迹,乾隆年间的红坡、凤凰坡、大兴等三家铜矿场极为兴盛。在清雍正、乾隆以后,随着清廷铸币量的大增和境外进口洋铜的锐减,石林地区出产的铜矿由原来专供本省各铸币局的省局,后又逐步兼供京运和采买,石林铜矿开始远销京师宝源、宝泉铸币局及两湖、两广等外省铸币局。由于当时交通运输条件非常差,加之云南深山邃谷,不便车船,滇铜的运输大多靠人背马驮,而途径石林县境南、北两侧的滇桂驿道和滇黔驿道,也成为明清时期石林地区矿产外运的重要通道。

由于历史上宜良、石林两地交界行政辖区范围多次更迭,在2010年前后,曾被遗弃在宜良县小河村内的半截建桥碑记,在这次实地调查中也已杳无踪迹。现有相关地方志书中所能够找到的一点线索为清光绪《路南州乡土志》载:叠水桥 在城西南三十五里大叠水。乾隆五十九年,州人李昭、段如柏同建。;民国《路南县志》载:叠水桥 在城西南三十五里。乾隆间生员李昭、吏员段如柏同建。;民国《路南县乡土志》载:叠水桥 城西三十五里。如果根据清光绪《路南州乡土志》所载乾隆五十九年,那该桥的始建年代时间为1794年。但以上相关志书所描述的叠水桥只是寥寥数语,虽然地理方位和桥名比较接近该桥,却对桥体的确切位置和基本特征没有作出准确描述。清光绪《路南州乡土志》中提到的生员李昭、吏员段如柏二人生平,在相关文献中也无从查对。而1996年版《路南彝族自治县志》中关于叠水桥的描述却为位于小叠水村前大可河上,是观赏大叠水瀑布风景必经之桥。初建于1977年,为钢架桥,后因洪水冲垮,又另行设计为双曲石拱桥,全长44米,宽7米,高7米,跨36米。双曲石拱桥造型美观,坚固。于1978年8月竣工。文中所提拱桥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所建,两座桥体的特征描述也相差甚远。其它文献中也暂时没能找到相关线索,碑刻残件也难寻下落。

根据2018年国家文物局印发的《不可移动文物认定导则(试行)》第四条确认不可移动文物本体,应当以地面、地下、水下遗存为依据。……确定不可移动文物时代,应当运用文物、考古证据,并结合文献记载;在不可移动文物本体确认和时代确定过程中,文献记载和口头传说不能独立作为依据。等相关规定,以上志书线索难以作为判定该桥始建年代、建桥者等历史信息的主要依据。清代和民地方国志书所记载的叠水桥与该桥是否为同一座桥,因现有文献依据单薄,暂且不能定论,在今后的研究工作中,还需综合多方线索作进一步考证。

谓之老物,虽据年份,日常之物矣为老古。古之艺术精品,至今仍美艳而不失奢华。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不争朝夕,唯有寄之一物一隅,方不负光阴之欢愉。该桥整体架构在巴江河谷地带的自然基岩上,自东向西俯视整桥形似汉字“人,与周围景物相映成趣,东、西、南、北四面景致一步一景,四孔各有特色。其四孔相连的连续韵律美、头尾扭动的曲线韵律美、高低变幻的起伏韵律美,寓巧于拙,巧美相融,打破了传统石拱桥多孔平直的单调感,其以无道为有道的设计手法,充分展现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中国古代哲学和传统美学思想。幽玄之美,山水相融,诗意栖居,它的奇美景致与厚重内涵,不知会让多少文人墨客内心澎湃、诗性逸飞,也默默诠释着物是人非的伤感历史,它将继续给后世留下传诵千古的佳句和悟道人生的真谛。

根据该桥的桥体形制、建造工艺、石料风化程度等多方分析,其始建年代应为清中早期,文物类别为桥涵码头古建筑。桥体因地制宜、构思巧妙、造型奇特、特色鲜明,为难得一见的人文景观和历史遗产,对研究古代中国造桥技术、地区商贸往来史、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等都具有较高的价值。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文化遗产,是见证一个民族历史、体现民族精神、繁荣民族文化的重要基础,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根基。华夏美学,是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华传统美学,中国传统美学大师李泽厚先生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将实践范畴引入美学研究,并提出了美学积淀说自然的人化等理论观点,认为美是蕴藏着真正的社会深度和人生真理的生活形象,对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具有迫切意义。随着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深入研究,我们的文物古迹调查工作目的也在发生着变化,从纯粹的田野调查,逐渐走向保护与开发利用,并依托历史古迹的传统思想内涵去观察和聆听身边正在发生的现实生活。从乡土文化、社会变迁、道德法规、传承传统等方面对历史古迹进行剖析,将文物内涵研究成果运用于现实社会的发展研究。欲知大道,必先知史。如果仅从当今社会的主流发展趋势来看这座古桥,那它已经成为历史。但如果从修身励志、治国理政、构建和谐社会等角度去解读它,那它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而且还具有非常高的社会发展研究价值。

时光荏苒,古桥依旧,人生如此。历史的年轮夺走了古桥曾经的辉煌,似乎使其失去了现实的价值,但时间对于世间万物来说是平等的,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也是平等的,无论你活在哪个维度世界,都无法阻挡科技进步带来的时间战场漩涡。战国《商君书·战法》曰:王者之兵,胜而不骄,败而不怨。胜而不骄者,术明也;败而不怨者,知所失也,无论我们身居何职,从事何种工作,都应该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一切成败得失。失败是正常的,成功者不应表现得自己高人一等,而挫败者更不应失去进取的信心。挫败者也无须在别人的成功面前唉声叹气,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走过一生,就是一种成功。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以己正人,社会和谐。《孟子·离娄上》曰: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遇事不成功,或遇到了挫折和困难,首先不是怨天尤人,急着去责怪别人。而应该检讨自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有自身行为端正了,天下的人才会认可你、推崇你。古桥如此,人亦如此。

在金钱和权利欲望逐步占领人类头脑的年代,你将来能够有多大建树,能够存活多久,也许取决于你的世界观,取决于你的自我认知能力,取决于你对生命价值的认知能力。当你拥有了金銮宝殿,拥有了至高权利,有能力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时候,也许你才会明白,其实自己根本无法掌控这个世界。人生如同一场耐力赛,跑得快,比不得跑得远的,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现行社会,人们总是显得格外着急,总怕来不及做很多事,更怕失去太多物质财富,却忘了抬头欣赏沿途的风景,去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曾几何时,石拱桥是推动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但历史的发展是永不谢幕的,历史事物是具体而鲜活的,我们只有用心走近它、体会它,才能真正感受到生命的奥妙。刚者易折,柔则长存,儒学巨著《论语》主张的“仁学中和等传统思想,在这座古桥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其仁和思想,协调了一种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和协调发展的关系。这座四孔石拱桥的内涵,不是之乎者也,也不是坐以待毙,更不是在与时代抗争,它只是在诠释着世界发展变化的一种既定规律。世间万物的出现,都会具有两面性,糟粕的,早晚会被历史清除;精髓的,终将被历史续写。

风雨雷电,洪水漫漫,机械轰鸣,高楼拔地,万物更迭,历史高歌。春来秋去,繁华落尽,幽玄古桥,静卧山谷,无悲无喜,无忧无惧。它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却能够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践行着历史赋予它的使命,不断诠释着生命的意义。学会接受世事无常,学会孤独行走,学会坚定真理,不争不抢,不卑不亢,自己想要的,或早或迟,终会出现。

群山沟壑生万象,斜径幽谷卧古桥,巴江轰鸣奔南海,探问存亡何时至,唯有天地定乾坤。古桥如此,人生亦如此。人生尚长,何必慌张,活好当下,做好自己,在安静中,不断邂逅醉美风景……

撰稿:石林县文物管理所虎志光(彝族)

调查人员: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刘旭、李炳南等

石林县文物管理所杨冶刚、虎志光、杨慧芳、毕卫东

石林县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

2018年9月20日

初春由东向西俯瞰静卧在河谷中的四孔石拱桥

由西北向东南方向俯视四孔石拱桥

枯水期由南向北方向正视四孔石拱桥

由西北向东南方向俯视高低起伏的四孔石拱桥

由东北向西南方向侧视四孔石拱桥

由东南向西北方向侧视古桥第1孔

由东南向西北方向侧视高低起伏的四孔石拱桥

由南向北方向正视四孔石拱桥

四孔石拱桥南侧沟壑纵横的河谷自然基岩

古桥桥面留下的岁月痕迹

由东北向西南方向侧视古桥第4孔

长期被河水冲刷剥蚀的古桥第2孔自然基岩向下延伸了近3米

枯水期巴江水穿流于四孔桥体第3孔

生长在古桥第3孔与第4孔之间南面金刚墙中的古树

古桥第3孔南面券脸正中鱼尾石雕构件

出现散落和酥碱情况的古桥第2孔拱卷东侧撞券石构件

县文物管理所对四孔石拱桥的通体跨度作实体测量

散落在古桥西侧的网格纹石灰岩水碾

县文物管理所对古桥第4孔高度作实地测量

昔日四孔石拱桥旖旎风光

青年作家闻冰轮女士及省摄影家协会摄影家在四孔石拱桥采风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专家刘旭、李炳南等及石林县文物管理所虎志光、杨慧芳、毕卫东在实地开展文物调查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专家刘旭(左)、李炳南实地调查桥面(右)